骆法丹风山水堂'
骆法丹师傅
风山水堂
文章178浏览216125本站已运行10818

【命理】阴阳五行与人体健康 疾病的关系

阴阳五行是天地人所融会而构成的宇宙代数学生成之数。它对人体与大自然产生了相互吸引而形成了通融衍化的生生不息无穷数。「天有五气,地有五行,人有五官、五脏而归入六腑」。这是宇宙观造就大自然形成了万物相对性和平衡格局而不能改变的大衍之数。人体出现疾病和灾劫等都离不开五行生克的主导性衍化作用。本论著针对人体与演绎大自然生态环境中所产生出来的衍化作用规律和气流反射而出现病变为主题。明确阐述了五行学对人体生命的重要性和相关性。使人们能正视生活,重视规律,调养气机,遵循居安思危,以人为本,和谐心态,珍惜生命,保护大自然;为美好而健康人生创造出更辉煌成就……

一、论五行配五官脏腑

在天地之中,五行所产生的特征,在天称为五气,即青、赤、黄、白、黑,在地称为五行,即木、火,土、金、水,五种物质所形成;其不时地所产生和运动变化。在人体配为五脏、六腑,即肝、心、脾、肺、肾,六腑为大肠、小肠、胆、胃、三焦、膀胱。人为万物之灵,其在先天所造就秉赋条件中,已完美地得到了五行之正体。在表象所发露的精华,呈上而激发于头面,故象天之五气;而在内则归结于五脏、六腑,像地之五行。故将人体作为一个小天地,是以脏腑各配五行阴阳而非属不可。

二、论五行配五官五脏属性

以肝而论,其性配木,平柔为本,其自所以为仁?因为肝木所聚之精,皆能引发仁爱好生之德;是东方集结阳气所在之地,万物居于此而开始发生,故肝之性象木。其色泽青而带柔,有参天之气质。以心而论,其性配火,有中节之风,其自所以为礼?因为心火之精,荣居南方之位,尊阳向上,卑阴在下,故此,礼有尊卑高低之分而属之。其性急而心动,有冲天激情之气势,有文明昌盛之象征;故心之性象火。其色泽赤而有光。以脾而论,其性配土,慈爱稳厚,其自所成为信?因为土之精华,能生育万物,无私无利,万物居于此而得到生存。为信之至厚,故脾之性象土,其色泽黄而气静。以肺而论,其性配金,虚实相顾,其自所以成为义,因为肺金为太白之精,义溥而成西方肃杀之气;也能成就万物,气通而音洪,故肺之性象金。其色泽白而较刚键为最。而以肾论,其性配水,太阴专位,心巧欲高,其自所以为智?因为肾水为天河发源之精,能润万里沃野。智深而知进,向而不止,冲天奔地,故淫欲也皆因此而生。无所疑惑,水性亦知进而不惑也。肾之性像水,其色泽黑而周流不滞。肾性两义,以命门对应,是一身精神所融会之关键位置。

三、官、脏阴阳同论

以鼻而论,其所属之情必应纳于肺。因鼻以空虚纳气,肺亦虚而受气,故鼻为肺之官,也能通于脾经。以目而论,因目为人体一身聚结之精;也为阴阳五行相通之性。但为何论以肝较之相通?因肝配木,木为阳,东方显明之地。眼目亦光显明亮,且阳气动而显光,两相情愿,相互应照,故目应论以肝属之。以口唇而论,其情意必归于脾经,因口为出纳之门,脾为受盛之所;口唇能论说而常活动,而脾能助消化引泄,为化则有情,一生一泄,故口唇应论为脾经所属之官。而又通于肺经者,道家有论法,肺以应口,因肺之性配金,而金气亦能成利物,成断割之器;同时,口有牙齿,其性也能决断之能,物虽不同,实则同功,故口象金,也可通于肺。以舌论,其所属之性在于心脾者:甲乙经有言,「凡人资身养命,莫过五味,辩了识知,莫过乎心」。故偿试过每一项食物滋味,必先通过舌上辩别;人生处事,识别是非,必先思想,而对何事、何物,非用心不可。如内心想欲陈述,必先有所言词。再者,每食何种品味,必先入口,然后再藏于胃中。是于舌能纳物,地能产生品味;而造就了舌与地相通之感,地为土,脾胃属之。以此而论,舌以心脾相应,意向相投;因口舌二官,共为一处,口为脾候,脾为土;舌是心候,心为火。两者同处相连,就五行论,土必寄生于火;而舌在口内,又心也为人体一身之主,同处相应,贵在其中。而土有四季,口有四合,性质相符,而此之论,舌不但可以为心之官,也同样可通于脾经。以耳论,其所属之官在于肾经者。因肾藏配水,性为阴,居北方阴暗之地。耳能够听辩声音,而声音亦是阴征之象,且耳法虽虚则可纳声;而水本虚,性阴为虚之象。两者相通,意义相同,肾发于耳,两合归一;故耳不但可以为肾之官,同时也能通肾经。以上之论皆为阴阳五行配五官,脏腑之特性。而碍于编幅,又本人对医家学说犹只知其皮毛,故在论述方面难免出现误差;诚望有识前辈、专家、易友们给予指点、斧正为是。

四、五行学对人体脏腑所产生疾病观

(1)例如:肝病的出现可以影响脾经的正常生理。原因是为「木少水滋扶,虽有即被土制住,或被间断,使之不能相顾;木失荣运,且土太旺,为土多木拆」,而此时土也缺少木来疏通;或肝强脾弱,克制太过,造致失衡,以至物极反衰;肝病也可以影响肺的正常生理。原因是「木坚金缺,为木侮金」,或肝火太盛,肺金反受其祸,两者冲激,使之宣降失职,医家临床称为「木火旺而刑制肺金」;母病可以影响儿子的正常生理。为母旺子灭之意(如肝木为母,心火为子,肝火上亢,肾虚枯致使心火亢盛而出现头晕,烦燥、易怒、失眠、心悸等症)。子病可经累母(即子旺母衰,母气不经盗泄,如脾土为母,肺金为子,肺气乘旺,势成偏极;或肺气过于虚弱,以致母子失调,不能相依;进而发展可造致脾失健运,而出现纳呆,肌肉消瘦及四肢乏力,便溏、久咳、气短而虚,鼻塞、食饮不振等症)。

(2)论精神与疾病产生的根源。

就人体而论,能生育于天地之中,最重要在于安康二字;而安康之中必以精神贯足为首要条件。因为精神的发露是体现人体疾病所产生的传变基因,是五行所融汇的主要根源。故在人体五行之中得以流通而相互调济,或受阻而失去平衡;这些现象都离不开心肾两经所引发的先决条件。而气血的产生正是人体精神所聚集的主要成份;故于气血稍有不足或受阻滞,也就象征着人体五行运转中的不足和缺陷,上下不通或不顺而产生病变发生所带来的种种病因存在。而心肾两经恰是人体血脉及精神所融聚的关键位置。

就五行属性而论,水本应肾,而一当受涸或遭克阻,就必然会造致肾经虚损,至使肝火亢盛;进而会造成精神不振或枯萎,容颜憔悴,失眠、健忘等病变出现。但水火二物于五行属性也象征着血液,而血液的主流在人体无数大小动脉所保护组成;而心脏更是人体血脉所流通的主枢,是精神发露之苗,人体生命之君。

而五行论丁火配心胞,膀胱配壬水,丁壬相合,成阴阳对配;其在人体运行中而产生了心肾交泰,扶益肝胆。因丁壬相合而暗化木神,木主肝胆,而肝性近目,目又为神彩阳明聚结之所;得心肾相益陶熏,又得五行之全,而成既济相生,得以神清气足,形成了血脉流通之性。所以,水火二物必不可损,否则,病变出现,就会造成五行不和致使气逆神乱而无主;心肾不交而气虚,血脉枯竭而呆滞,精枯神脱等。
以上之论虽简而不全,但对五行影响人体脏腑产生疾病的传变基因;可以说是较明了且具有一定辩证哲理的一点阐述。

五、论阴阳五行学的意义和重要性

而黄帝内经的论述,代表了「医」「易」同源的科学辩证论据。是中国历史上一部对阴阳五行学较有影响力的学习教材和参考价值。而先贤孙思邈曾说:「不知易不足以言太医」。就是这样一个很有见树的心得体会。 随着世界潮流不断推进和发展,随着时代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的需要,随着人们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和要求。在精神、物质高要求条件影响下,而大大加剧了人们的私欲观念和经济差距。在思想及体能方面同时也出现了较大的波折性和松散性。故此在工作容量推迫下,在事业、饮食、居所、生活节奏等等,已不断体现出一些竟争、紧张的一面。也由于人们长期不断的奋斗和拚搏,而忽略了自身应有的保养,这样久而久之,其中难免要产生出人体在生理状态的不平衡,而造致疾病发生的道理。而「医」「易」之中各有其独特的一面,必要时,她可以使人们得到新生,也可以使你安心生活。古人有言,人体不适或自谋不决时,可寻医卜。盖医能疗疾,易可决疑,两者义虽不同,实则同功;同为服务社会,造福人类的一部古文化道德哲学经典。 

六、运用五行原理,剖释推演「四柱」与人体所感应疾病论。

而易学精深博大,包罗万象,其内在产生的意义,其中包涵着阴阳相对论的理义;及追求平衡辩证的一部道德科教书。就命理学而言,其对人体所产生的一切,而对疾病观之说,已起到一定的科学辩证思维,有很强的自然性和逻辑性。是易学中的一部分,属于自然哲学范围内的一部传统科教研究书籍。先贤任铁樵在滴天髓批注一书,其中疾病编一论,逻辑性很强,环节紧密,简而且精。运用正五行与四柱对人体先后天所产生的磁场感应,理论精采。根本符合了「医」「易」同家的辩证哲理,其对中国四柱命理学的学习研究起着很大的推进作用和贡献精神。

现选摘其一小段如下,以共参研。

任氏曰:「金水伤官,过于寒者,其气辛凉,真气有亏,必主嗽,过于热者,水不胜火,火必克金。水胜火者,心肾不交也;火能克金者,肺家受伤也,冬令虚火上炎,故主痰火」。
「火土印绶,过于盛者,木从火旺者,火旺焚木,木属风,故主风痰;过于燥者,火炎土焦也,土润则血脉流行,而营卫调和;皮属土,土喜暖,暖即润也。所以过燥则皮痒,过湿则生疮,夏土宜湿,冬土宜燥。在人则无病,在物则发生;总之火多主痰,水多主嗽」。
「木火多痰者,火旺逢木,木从火势,则金不能克木;水不能胜火,火必克金而伤肺,使不能下生肾水,木又汇水气,肾水必枯,阴虚火炎,病则生矣」。
「生毒郁火金者,火烈水涸,火必焚木,木被火焚,土必焦燥;燥土能脆金,金郁于内,脆金逢火,肺气上逆,肺气逆则肝肾两亏,肝肾亏则血脉不行,加以土情忧郁而生毒矣」。
土燥不能生金,火烈自能枯水,肾经必虚。
土虚不能制水,木旺自能克土,脾胃必伤。凡此五行不和之病,细究之必验也。然以人事可相通也不可专为而论。如病不相符,可究其六亲之吉凶,事休之否泰,必有应验者……。
任氏论「四柱」与疾病相互感应一例。

日主
庚寅 巳丑 丙子 乙未

「丙火生于季冬,坐下子水,火虚无焰,用神在木,木本凋枯,虽处两阳,萌牙未动;庚透临绝,为病较浅,所嫌者月支丑土,使庚金通根;丑内藏辛,正忌神深入五脏。又已土乃庚金嫡母,晦火生金,足以破寅;子水为肾,丑合之不能生木,化土反能助金,丑土之为病,不但生金,抑且移累于水,是以病患肝肾两亏。至卯运,能抑丑土,名列宫墙;乙运庚合,巳丑拱金,虚损之症,不治而亡。」
「观上之造,其病症与八字五行之理,显然应验;果能深心细究,其寿夭穷通,岂不能预定乎。」 
本人于一九九八年所论证一命例:于公元一九七一年,农历二月十八日端生。此命病变似较特殊,其四柱组合如下:

日主
坤造:辛亥,辛卯,戊戌,乙卯 大运: 癸已 甲午

原命春土虚薄,木势乘旺,微火将熄;春金本虚,嫌其盖头,窃去命主元神。且春土少火,而亥水得源,金势受泄,寒气愈生,木势愈湿,火势愈灭;虽有日支戌中燥土补助,无如两卯挟克,左右为难,四面楚歌。虽卯戌暗合,情意不专,日元克泄如是;以至元气大亏,土失健运,造致脾胃虚弱,食欲不振;精枯神脱,心肾不交,头晕,纳呆,心悸,体瘦。辛金虽逞无根,焉敌乘旺之木,故亦自感为难,郁郁而归;以至肺家自损,气逆受阻,病患咳喘,彻夜难眠。早运水旺熄火,泄金,旺木,日主无助失衡,是以早期体弱病随。巳运本佳,奈因流年作弄,以至病情起伏无常,泪面过日。至丁丑太岁,年方二十七岁,丑戌刑动,火金两库已开,水火两物首当其冲;(巳丑拱酉,大运巳火成份已变)故该年六、九两月应验;因亥水变质,故病患心肾二亏,九月庚戌,亥水克绝,丁火归墓,病情转化,形成气脉阻逆,心血衰竭,危及生命,似乎九死一生。幸大运癸巳,尚不至灭绝,故方免至于大祸。今年戊寅,以运相刑,辛金入绝,为肺家败而气逆,是故肺喘病发,虽药难愈,肾经亦虚。二十八岁之后,运入甲午,而肺肾二经岂能安顺乎?

虽阐发人体五行属性及疾病感应而产生应验之论,然感易学之理精深玄妙,吾虽有缘,终感学海无涯。故每自悟,亦恨智浅,现虽成拙论,犹感理义言词不当,故借此次机遇,诚望上辈、专家、易友及贤能之仕给愚斧正。

五行以疾病相关已成规律。近二十多年来,随着时代发展和科技的进步,以及人们的生活情操和欲望提高。而易学同时在当今的世界中已不断被融入到社会人们所需的生活中去,而我们现在研究易学,旨在发扬和创新;所以关键在于怎样选择和继承发挥。故此,同心同德,科学应用,实事求是,谦逊和悦,胸怀四海,减轻私欲,不互相攻击,努力挖掘,大胆创新等等,是我们现时必须积极争取和真诚对待的一项艰巨的学术研究任务。因此,「弃其糟粕,取其精华」大力发扬,这正是我们真正研究和探索的总概念。

上一篇:
下一篇:
隐藏边栏